咨询电话:0577-86602010
咨询热线

必发88:BEECOOL创始人朱潘:90后“黑客”掘金记|金色财经专访

来源:易好博-易好博开户-易好博官网发布时间:2019-07-12 13:05:52浏览:22

  几周前,雷军一身熨帖蓝色西装,意气风发步入港交所,敲响了人生第二次上市锣。那一天,港交所内场被内地观光团围得水泄不通,雷军的“造富故事”被媒体广泛传播。

  雷军激励了数以万计的年轻人,而这些年轻人中,一名被薛蛮子引荐、92年出生的年轻人朱潘,正以他为偶像,试图成为区块链行业的雷军。

  “雷军早已不缺钱,但他仍然勤勉,拿个包全国各地飞,头等舱买不到就坐经济舱。”金色财经采访中,提到雷军的工作状态和小米产品,朱潘表现出真挚的向往。

  小米上市,算得上标志性事件,某种程度上,也意味着互联网公司最后一波红利濒临完结。

  年轻人需要承接时代召唤。区块链行业发展如火如荼,被视作“第二次互联网洪流”,朱潘对此义无反顾。

  

  少年商人

  朱潘的人生际遇颇为奇妙,第一个在他生命中念动咒语的人,是薛蛮子。

  正因为薛蛮子,朱潘结识了小米雷军、梅花创投吴世春等人,见过的每一个大佬,几乎都向他的游戏交易平台“海南蘑菇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‘蘑菇头’)”注了资。

  这似乎是个青年精英的故事。

  然而,在结实薛蛮子之前,朱潘还算不上一个合格的创业者,没有创业经验,只做过两桩看起来还不错的生意。

  他的学历符合薛蛮子投资的标准,据说薛蛮子并不在意学历高低,反而看重实践经历。初中毕业就做起生意的朱潘,让薛蛮子曾经眼前一亮。

  朱潘的学生经历较为特殊,父亲是军人,十岁之前,朱潘就曾跟随他走过大半个中国。

  父亲的工作属性决定了朱潘每半年一年换城市、转学是常事。他在广西北海、柳州、广东深圳、云南、湖南长沙、岳阳等地都待过,每到一个新地方,就需要办理转学手续。很多时候,手续都不能很快办下来,朱潘便只能看着同龄的小朋友去上学,非常无能为力。

  父亲很少来接朱潘放学,但他说:“爸爸一来接我,我就知道自己又要退学了。”

  频繁转学的经历塑造了朱潘的性格。他爱交朋友,但也知道凡事都不该抱有太高期望,因为“经常突然和朋友分离”。

  朱潘对环境和人的适应能力越来越强,练就独立本领的同时,也催促他变得早熟。

  父亲对他是散养,对他只有三个要求:不要打架、不要吸毒、不要偷抢。

  养成自由性格的朱潘喜欢一样东西就会格外沉迷,他很快便因计算机沦陷,开始天天逃课。夸张的时候,一年只上两节课。

必发88

  从记小过到记大过,校长却对他并无什么苛求。他知道朱潘没有持续上过学,没有一定早上7点到校、下午5点放学的概念,对学校没有归属感。

  逃了课的朱潘会扎进网吧打游戏,由于兴趣使然,他还开始向年纪大一些的孩子自学编程。

  朱潘才十岁出头。

  除了和对方在游戏中语音时,他们能听出朱潘是小孩外,平时朱潘都伪装成大人。

  朱潘学东西很快,没多久就成了半个黑客,可以娴熟地把玩家游戏账号炸掉。但他不为了利益,就图个好玩。比如,在游戏里打不过对方,朱潘就会黑了他,让对方再也登陆不了游戏。

  对技术产生兴趣后,朱潘自学将黑客技能都学会了。而那个时候,朱潘也才初三毕业,13、14岁的样子,对自己做的事没有清晰边界意识。

  16岁时,朱潘已经不再充当黑客。通过在《地下城勇士》游戏中做游戏装备商人,倒卖装备,1000元收,1500元卖,他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——第一个100万。

  朱潘有天生的商业嗅觉,知道凭借一个人的力量倒买倒卖做不大,便在游戏里招了十五六个人,都是小孩,给他们钱,让他们帮着收装备,挣来的钱平分。

  凭借这一项生意,朱潘每天就能有一两万的利润。他连***都没有,用的还是妈妈的***。但四五个月的时间,第一个一百万就挣到手了。

  两三年之后,朱潘成了《地下城勇士》中最大的装备商。

  但朱潘坦言,对于钱的多少,他并没有多少概念,倒卖装备的初衷是因为:拥有很多装备,在游戏中会得到更多崇拜,他很享受那种感觉。

  赚到了钱,朱潘借着过节给家人买了手机和金戒指,却并不敢把自己挣了多少钱告诉父母。

  “他们会认为我是做了电信诈骗。”朱潘笑道。

  对手里握有100万没有概念的朱潘,又跑去“转型”,开了水果店。那时的他认为开店的老必发88官网板都很有钱,一起倒卖装备的小伙伴也都对朱潘现实中开店的行为表示崇拜。

  开了水果店,朱潘才发现,水果损耗率很大,每天只能卖出3000元,甚至一直在亏损状态。

  和周围开店老板聊了之后,朱潘才发现,原来开水果店挣到的钱并不多,这些所谓的“老板”们还没有自己有钱。于是,他便迅速把店关了,又回到了自己的老本行,去做游戏装备倒卖。

  可当朱潘回去时,才发现“世界都变了”。游戏装备迭代太快,原来为他打工的小孩也都开始独当一面,市场已被瓜分完毕,而游戏玩家因为长期直接与他们接触,更认他们。

  朱潘痛定思痛,打起新的主意——卖游戏点卡。游戏点卡一张有几毛钱利润,最多能拿到两元钱。

  朱潘在游戏中积攒的名气和资源发挥了作用,很快,点卡每天的交易额就达到了1000万。

  新的问题开始出现。朱潘逐渐发现,随着生意越来越大,一些诈骗分子会用钱来买游戏点卡。于是,开始常常有各地公安来做协查,这让朱潘感到处境有些尴尬。

  他的生活方式被打乱,总是凌晨才能回家。当时,朱潘刚和太太认识,太太也并不想让他继续这样下去,他就索性将网站关掉了。

  向金色财经提起关掉的点卡网站时,朱潘的神情中稍显遗憾。“其实那个网站挺有价值的,无论从盈利还是其他方面。但我那时不叫创业,没有拿过任何人投资,也不认识什么顶级VC。”

  

  “黑掉”薛蛮子

  2015年前后的一天,薛蛮必发88子正停留在上海某酒店。他并不知道,当自己地址暴露时,那家酒店的WIFI就飞快被劫持了。薛蛮子在这家酒店的登录记录也已经被找到,微信账号、微博账号、邮箱账号等联系方式不再是秘密。

  很快,薛蛮子的微信收到了一条加好友的信息。

  成为好友后,“黑客”朱潘先是表达了歉意,承认自己并非恶意为之,只是因为融资需要,想要认识他。并且,他还向薛蛮子介绍了自己的游戏交易平台“蘑菇头”。

  薛蛮子对他的项目感兴趣,但对于黑掉自己账户的事表示不信。

  于是,当晚,朱潘就登上了薛蛮子的微博,用薛蛮子的账号发布了一条“4931游戏交易平台(蘑菇头)”的广告,提到“这家平台特别牛”,这条微博甚至@了薛蛮子的好友徐小平、李开复等。

  经朋友提醒,薛蛮子发现微博有异,便微信问朱潘:“是不是你干的事?”

  得到肯定回复后,他说:“臭小子,你明天来上海见我。”

  两人见面后,相谈甚欢。薛蛮子投资了朱潘的蘑菇头项目,并对身边人提到:“如果不是朱潘黑了我的账户,我去哪里找这样一个小孩?”

  在这之后,朱潘和薛蛮子成了好友,还成了薛蛮子口中的“秘密武器”。朱潘每个月还会去看望薛蛮子,两人关系甚笃。

  提起往事,朱潘强调,自己的行为不值得模仿,他当初并非恶意,并且已经取得了薛蛮子的原谅。

  其实,“黑”薛蛮子事情的起因并无预谋,甚至可以说很“偶然”:

  从两次生意到“蘑菇头”创业,朱潘逐渐感觉到力不从心。

  此前,朱潘一直秉承快速赚钱理念,无论倒卖装备还是售卖点卡,钱都是快进快出,很快就能见到钱。

  但“蘑菇头”游戏交易平台不同。朱潘创业时,老婆拿出350万给他,他先是用了几十万去买域名,又招进大量程序员,先期投入就超过一百万。做产品需要几个月时间,打磨产品过程中要不断贴钱进去,还要砸钱疯狂推广。

  15年初,“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”刚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,“双创”之风席卷而起。

  海南创业园区中,朱潘听到周围人提起天使投资、VC,他才第一次知道融资这回事。

  朱潘明白自己要找到一个投资人,但并不知道去找谁。他上网搜索,看到资料显示——中国最牛的天使投资人是薛蛮子。可他问了园区所有人,没人知道薛蛮子的联系方式。

  朱潘只能关注薛蛮子的微博,偶尔给他发私信。直到那天,朱潘无意看到薛蛮子在微博中标注了位于上海的酒店地址,心念一动,便有了“黑掉”薛蛮子账户的事件。

  说起来,朱潘进入区块链行业,薛蛮子还是引路人。

  2017年四五月份,薛蛮子明示朱潘进入区块链行业,但朱潘当时并不懂区块链是什么,甚至还觉得这东西有些不可信。

  曾经鲁莽去开水果店的朱潘吃过亏,这一次,他不敢贸然行事,对于自己不熟悉的领域,他只想敬而远之。

  薛蛮子却觉得朱潘和区块链有着天然的联系,游戏币玩得那么溜,区块链发币也应该挺适合。另外,朱潘是技术出身,在链圈潜力无限。

  身边人说得多了,朱潘就想先试试。去年7月份,他跟着朋友投了一个项目,花费两三百万。

  没想到,这样一个“闭着眼睛”投资的项目,竟为朱潘带来了丰厚回报,最多时候,账上达到两个亿——这个项目是深脑链。

  在这之后,朱潘投了很多项目,都为他带来了不菲回报。投资以太坊,也让他赚了七八万枚。不过,抛出以太坊后,以太坊的价格便在一个月时间里从3000元蹿升至9000元。

  

  在区块链行业“卖铲子”

  从区块链旁观者到区块链布道者,朱潘用了不到一年时间。

  曾经他盲投项目,毫无逻辑,如今却在快节奏的学习中不断突破,成了区块链的信仰者。

  他投项目逐渐有了标准:项目方要靠谱、做事逻辑要清楚、技术要落地。“如果连这些东西都没有,还敢跑过来告诉我做社群?”

  朱潘认为,区块链项目真正的核心是,如何将模式设计以及后续循环运用到产品中去。同时,强大的商业模式、强大的底层架构、强大的区块链知识都是必需的。

  朱潘几乎将全部精力用于BEECOOL生态中,他甚至宣称:要做成一家受人尊重的公司。

  “我希望我做的事对行业有推动力:我目前在做区块链服务机构,囊括投资、孵化等,提供免费工位,吸引更多大学生进入到区块链行业中来。”采访中,朱潘眼周似有光芒闪动,他说,“因为这个行业极有可能是下一次‘互联网革命’。”

  朱潘逻辑很清楚,他没有从自己擅长的游戏入手,也并未亲自去发币,而是“卖铲子”,给予区块链从业者施展手脚的工具。

  因此,自BEECOOL去年10月份成立以来,朱潘除了做区块链产业园,还做了孵化、投资和PR全段。

  BEECOOL诞生在去年市场行情最好的时候,朱潘那时敏锐地发现,区块链项目中并没有多少人去做社区,但他清楚知道:“上交易所的唯一考核标准就是社区”。

  与做游戏时在游戏区服中喊话不同,区块链项目的社区运营必须自建渠道。

  在朱潘看来,做好社群的关键在于:有共识。真正好的社群,并不是拉来多少人,也不是人群质量如何,而是群里所有人是否都冲着一件事来。

  最早,朱潘还是游戏社区的玩法,想要去拉几百万人的注册用户。但他很快明白,这些用户的购买力不强,实际意义并不大。

  经过近一年运营,BEECOOL社群已经有了500多个项目,一些知名币种的社群都来自BEECOOL。

  做投资,朱潘并不收费,只有在项目靠谱后,投了资,朱潘才会帮着去做社群。朱潘形容说,华尔街有很多人都是在做他这样的事。

  早期投项目时,因为还看不到回报率,朱潘便会更加关注项目的模式、技术能否落地,以及项目方对区块链的认知究竟如何。

  BEECOOL本身并没有成立基金。“我只是在投资的过程中把钱挣了,但我仍旧把BEECOOL当做一个创业过程。”用朱潘的话说,他更享受做一名创业者。

  “喜欢一件事我会废寝忘食,就像当初去网吧玩游戏,如今进了区块链行业,也是同样。”90后的朱潘正在试图改变自己不规则的工作时间,但采访刚结束,他就被众人围拢。据说,接下来他要参加BEECOOL位于朝阳的启皓北京办公区开业仪式,出席者不乏一些币圈大佬。

  来源:金色财经


必发88 必发88官网 必发88